跳到内容
的见解

2017年全球医疗保健领袖研究:执行摘要

2017年5月15

下载PDF -执行摘要-全球卫生保健领袖研究:2017年

全球医疗保健领导力研究:2017年

执行概要

研究的主要结果是:

  • 基于价值的医疗预计将在未来十年改变医疗保健行业,未来几年美国将迎来一个转折点
  • 定价压力被认为是该行业面临的最大战略挑战,在各个细分行业和地区中都有很大差距
  • 应对战略挑战将需要不断创新医疗保健,无论是通过科学手段、技术手段,还是新的商业模式
  • 对创新的需求将推动越来越多的并购活动、伙伴关系和合作企业,包括一些与非传统竞争对手的合作

Lazard最近对全球医疗保健行业进行了一项深入研究,调查了三个行业的200多名c级高管和近100名投资者:制药和生物技术;医疗设备/技术和诊断;和医疗服务。受访高管代表了全球许多最大的医疗保健公司。*这项研究的目的是分析行业领袖对医疗保健领域的战略机遇和挑战的看法,以及如何在巨大变革时期解决这些问题。

我们惊奇地发现,人们强烈认为,随着被广泛称为“基于价值的护理”的新定价模式的发展,该行业将在未来5到10年内发生转变,这种定价模式将取代传统的收费服务模式。**总体而言,答复表明,基于价值的医疗对该行业的影响可能比科学突破的影响更大。

向基于价值的医疗模式发展是医疗保健提供者面临的众多战略挑战之一,定价和报销是重中之重。受访者同意,增加创新对于迎接挑战至关重要:不仅仅是通过科学和 技术,但也通过新的商业模式。他们还一致认为,对创新的需求将继续推动医疗保健公司进行更密切的合作,包括彼此之间和非传统合作伙伴之间的合作。

*调查于九月九日至十二月二十日期间进行。 2016有213名c级高管和87名投资者,代表以下行业:制药和生物技术(119名);医疗设备/技术和诊断(63);和医疗保健服务(82)。c级高管包括首席执行官、首席财务官和参与战略决策的高级高管。选择的受访者代表了美国之间统计上显著的混合(203);欧洲(88);(9)除了医疗服务部门的受访者,其他地区的受访者都在美国。欧洲和其他地区的医疗保健服务被排除在外,因为国家医疗保健系统的特殊性。

**基于价值的医疗是对各种定价系统(如捆绑定价或风险分担定价)的总称,这些定价系统旨在为大多数人提供最佳的医疗保健结果,同时控制成本。

* * * *

未经Lazard的事先同意,本材料的任何部分都不能被复制,影印,或以任何形式复制或再分发。

基于价值的医疗预计将在未来十年改变医疗保健行业,未来几年美国将迎来一个转折点。

以价值为基础的护理可能更具有变革性 医疗保健近一半(47%)的医疗行业c级高管认为,采用基于价值或风险分担的定价模式是革命性的,而38%的人认为科学突破是革命性的。

  • 欧洲受访者更倾向于认为以价值为基础的模式将具有变革性,有49%的受访者将其列为三大变革性趋势之一,而美国受访者的这一比例为41%。

关于特朗普总统当选后美国是否会继续向以价值为基础的支付方式转变,一直存在一些疑问。调查强烈表明,它将会。

  • 在特朗普总统当选后接受调查的美国高管和投资者中,近80%的投资者和55%的高管认为,在2020年之前,美国的大部分医疗支出将是基于价值的。

  • 美国的制药/生物技术公司高管对此最持怀疑态度,超过70%的受访者认为,在2020年之前,基于价值的支付不会占到美国支付的大部分。
  • 47%的美国医疗保健服务高管和投资者认为,大数据和数据分析将在基于价值的模型中发挥“重要作用”,39%的人认为它将发挥中等作用。

定价压力被认为是该行业面临的最大战略挑战,在各个细分行业和地区中都有很大差距

超过一半的受访者将“定价和报销”列为整个行业面临的三大挑战之一。紧随这一挑战之后的是“医疗保健的质量和/或成本”,监管和政治环境是最大的挑战。

  • 在美国(62%)和欧洲(56%)的c级医疗保健高管中,定价压力都是首要担忧。

制药/生物科技行业最担心的是定价压力和政治环境,美国的担忧更为明显:

  • 全球近70%的制药/生物技术高管和投资者将定价和报销列为该行业面临的三大挑战之一。在美国,88%的制药/生物技术公司高管也持有同样的观点。相比之下,在欧洲,58%的制药/生物技术公司高管会这样做。

美国制药/生物科技公司高管认为,政治环境和保险公司的折扣要求是药品定价压力的主要来源:

  • 在美国,73%的制药/生物技术高管将“政治环境”列为药品价格压力的三大驱动因素之一,而在欧洲,这一比例为42%。
  • 超过一半的美国制药/生物技术公司高管还将“要求折扣的保险公司”列为三大驱动因素之一,而欧洲的这一比例为29%。

定价压力根据治疗类别的不同而有所不同:

  • 面临定价压力的四大治疗类别分别是肿瘤学、心血管病、糖尿病和罕见病。

最大的分歧集中在肿瘤学和罕见疾病上:

  • 与美国同行相比,欧洲制药企业的高管和投资者往往更担心肿瘤科和罕见病的定价压力:40%的欧洲人认为肿瘤科的风险最高或第二高,而美国的这一比例为30%;31%的欧洲人将罕见疾病视为最高或第二高的风险,而美国人的这一比例为20%。
  • 21%的制药公司高管和投资者认为肿瘤学的定价压力最小,29%的人认为罕见病的风险最小。

应对战略挑战将需要不断创新医疗保健,无论是通过科学手段、技术手段,还是新的商业模式

高管和投资者对将在未来5-10年改变医疗保健的最重要创新来源达成了广泛共识。然而,高管们倾向于强调基于价值/风险分担的定价模型(46%)和科学突破(43%),而投资者则强调多种创新。

创新可能来自新进入者:超过80%的受访者认为非传统竞争对手(如谷歌、IBM、苹果或Fitbit)将在未来几年影响医疗行业。

  • 各部门的看法各不相同。例如,医疗设备/技术/诊断领域约30%的受访者和医疗服务领域约30%的受访者认为,非传统竞争对手将产生变革性影响,但只有14%的制药/生物技术受访者同意这一观点。

在制药/生物技术高管中,通过授权和外部合作引进新技术和产品(50%)以及加大对科学创新的投资(41%)被视为在当今环境中保持竞争力的关键途径。

受访者认为肿瘤是最大创新机会(28%)、最大未满足需求(27%)和最大增长机会(32%)的治疗领域,其次是中枢神经系统(21%, 24%和18%)。

编辑、基因治疗 疫苗基因治疗被认为是制药/生物技术的三大颠覆性技术创新。

对创新的需求将推动越来越多的并购活动、伙伴关系和合作企业,包括一些与非传统竞争对手的合作

医疗保健高管最常提到并购、行业伙伴关系和协作以及与非传统竞争对手的伙伴关系,这些都有助于在未来5-10年实现行业转型。

超过半数的受访者预计,未来18个月上市公司收购将增加,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预计私人收购将增加。

超过80%的受访者预计,未来18个月,合资企业或合资企业(或两者兼而有之)将会增多。

43%的受访高管进行了并购;42%的公司列出了行业伙伴关系和合作;41%的企业将与非传统竞争对手(如谷歌、IBM、苹果或Fitbit)的合作列为未来5至10年推动医疗行业转型的三大机制。

与过去3年的配置水平相比,近三分之二的受访高管预计/计划未来3年并购活动的资本/资源配置水平有所提高。

  • 在美国,制药/生物技术和医疗设备/技术/诊断行业的受访者对并购表现出比医疗保健服务行业更强烈的兴趣。
  • 在欧洲,超过80%的医疗设备/技术/诊断领域的受访者预计,将有更多的资本配置用于并购。

在评估并购活动时,高管们在做出收购决策时最可能将投资资本回报率(ROIC)和折现现金流(DCF)作为主要估值和财务影响方法。

推动制药/生物技术高管考虑收购的因素包括:填补后期产品线、促进长期增长和增加商业收入。在考虑并购时,主要的挑战是价格vs价值和临床/监管风险,而在考虑并购时最重要的外部因素是市场估值。

医疗保健服务公司在评估收购目标时考虑的最重要驱动力是向新服务领域多元化。医疗保健服务高管在考虑并购时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监管。

医疗设备/技术/诊断公司在评估并购目标时考虑的最重要驱动力是加强技术或获取新技术。

你想在网上浏览这个网站吗高对比度?

启用
×